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新聞 > 中國 > 正文

專訪鄭永年:中國現代化應探索適合自己的制度文明

2019-10-30 10:52:31大公網 作者:海巖、楊帆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(記者海巖 楊帆)10月28日至31日在北京召開的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,將就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作頂層設計和戰略安排。對于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和國家治理體系,早前召開的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,這是“植根中國大地、具有深厚中華文化根基、深得人民擁護”的制度和治理體系。中國問題專家、新加坡國立大學東亞研究所所長鄭永年接受大公網專訪時指出,中國自古有一套符合自己文明性的制度體系延續至今,在經濟上,國家、民營及國家與民營合作三層資本平衡發展,在政治上,決策權、執行權與監察權三權合作,這種制度格局在未來相當長時間內不會改變。

鄭永年接受大公網訪問。海巖攝

鄭永年認為,中共十八大以來,監察權重新確立,三權到位,下一步重點是厘清三權邊界,探索中國自己的民主;經濟層面則面臨三層資本再平衡,改革推進與之匹配的制度體系等。他還強調,中國當前應預防“明朝陷阱”,勇于開放創新,探索適合自己的制度文明。

“一個制度生成了2000多年,不能說它是不好的制度。”鄭永年在訪問開始就說道,在經濟領域,中國從漢朝到當代幾千年一直是三層資本,上層為國家資本,底層有大規模以中小型企業為代表的民營資本,中間層是政府與民營企業合作,近代稱“官督商辦”,現在是PPP等形式。“西方說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,那當然是不正確的。歷史上除短暫階段,中國經濟都是三個市場平衡發展,一起發力就發展很快。無論是國家資本主義占主導地位,還是國家衰落、光有市場,都會發生問題。”

鄭永年指出,中國有三層資本,政府有進行大規模基礎設施建設的責任、有對付金融經濟危機的責任、有平衡市場的責任。應對危機,除了西方所有的財政和貨幣政策外,中國政府還有國有企業。“中國通過三層資本就避免重大的周期性的經濟危機發生。這個制度很好,我覺得不會變,中國也不會放棄國有企業。”

在政治上,鄭永年認為,中國自漢朝到晚清一直實行三權制度,三權即決策權、執行權和監察權。王朝興衰,但三權分工合作的制度從來沒有變化過。他指出,西方所謂三權分立是權力制衡,而中國的三權是把一個權力分成三段,“這是一種理性的體現”,有人決策,然后有人執行,執行完要監察,權力理性分割,分工合作。

鄭永年認為,中共十八大以來,制度建設最大成果是重新把監察權拿回來,從最初北京、浙江等省試點到現在全面鋪開,目前三權到位。不要低估三權的發展能力。三權制度在中國也不會大變,只是怎么完善的問題,有很多細節要做。監察權的邊界在哪里,哪些可以監察,哪些不可以監察,到現在還在試,需要一段時間。

按照中央規劃的時間表,到2035年,中國要基本實現現代化,到2049年成為現代化強國。鄭永年展望,經濟上,2020年中國人均國內生產總值(GDP)有望達到1.2萬美元左右,2035年達到3萬美元左右;政治上則更民主一點,理性一點;體制上,三層資本、三權分工合作,很長時間不會變。

至于下一步改革,經濟層面,鄭永年認為,三層資本中,國有股東占的空間太大,未來國企要讓渡更多空間給民營企業,可預期,頂層會越來越小,中間層也不會太大,底層越來越大。現有體制機制有結構問題,與三層資本不匹配,要與三層資本結構配套,門當戶對。

政治上,鄭永年提出,重點是三權分工合作,明確三權的邊界,明確黨與社會組織、黨與經濟組織、黨與宗教等邊界,與時俱進。

中國對世界最大貢獻是發展自己

經過70年發展,中國躍居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近年提出“一帶一路”、共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等倡議,在全球治理中地位日益凸顯,國外輿論評價崛起的中國已放棄“韜光養晦”。鄭永年對此表示,“其實發展到這個階段,中國已經很難像早前那樣‘韜光養晦’。你作為和不作為都會有影響。”

他認為,中國對世界最大的貢獻就是“發展自己,做大市場”。美國對世界的貢獻是自己的大市場和消費能力,中國和美國沒有什么不同。十八大以后,盡管經濟發展速度有所放緩,中國對世界經濟貢獻增長率保持在30%,還通過「一帶一路」等向外擴散,這就是最大的貢獻。

鄭永年舉例說道,“國家大了,老百姓吃什么不吃什么都能影響國際市場。中國人一星期多吃一只龍蝦,澳洲龍蝦價格就上漲,中國人不吃龍蝦了,澳洲龍蝦價格就下降。這跟韜光養晦沒什么關系,而是國家發展到現階段必須做出的調整”。

未來中美競爭 比誰更開放

近兩年中美貿易戰跌宕起伏,近期出現緩和跡象。“只要中國更開放,貿易戰美國是打不下去的。”在鄭永年看來,美國沒有可能遏制中國。大國之間的競爭不可避免,那么經濟競爭是最好的,未來中美的競爭就比誰更開放,越開放越強大。

鄭永年從貿易角度分析說,兩國之間有逆差或順差是常態,市場造成的貿易順差或逆差,當市場自己本身不能解決的話,一個國家的政府動用行政、政治甚至其他方式來解決貿易問題,就發生貿易戰。“貿易是動態的,不可能完全沒有逆差或順差,這次解決了,過10年15年又會有。”由此他表示,中美貿易戰“沒什么了不起”,是“正常現象”,不必看得太重。

“貿易層面的競爭,始終是經濟競爭。經濟沖突不是零和游戲,今天你多賺一點,明天說不定我就多賺一點。大國之間的競爭不可避免,那經濟競爭是最好的。如果演變成軍事競賽、意識形態的競賽,就會變成文明沖突。”鄭永年說,“中美之間只要不走向傳統的美蘇冷戰,就是沒有關系的。如果走向美蘇冷戰,對中國對美國代價都很大。”

外界有輿論認為,美國挑起對中國貿易戰意在遏制中國,但鄭永年直言:“遏制中國,沒有可能。”在他看來,像中國、美國這樣的大國,只要不是自己打敗自己,沒有國家可以打敗另外一個國家。對于中國來說,要用資本而不是政治的邏輯對付美國。

鄭永年說,只要中國更開放,貿易戰美國是打不下去的。中國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,中產階級比例比美國低,但絕對數量不比美國少,誰也不會放棄中國市場。中國要更加開放,開放不僅僅是一種資本的需要,還是技術交流的需要。未來的競爭就比誰更開放,越開放越強大。此外,貿易戰對中國也是機會,減少對美國的出口依賴,提醒中國要更加重視國內市場和本國的消費。

警惕未崛起先封閉

“任何制度要符合它的文明性,不是學西方就好。”當下中國進入全面改革的新階段,外界對于如何推進政治、社會等領域改革仍有頗多爭議。而在鄭永年看來,“沒有一種完美的制度,要探索符合自己文明的制度”。

“我不認為西方的自由主義在中國能生根。中國需要自己的自由主義,不是西方自由主義。中國以前照搬蘇聯的社會主義就失敗,現在找到自己的社會主義就成功了。政治上也是一樣,如果你照搬,像臺灣那樣完全西方的多黨制啊,也會失敗,甚至分裂國家。”

作為專注研究中國問題的專家,鄭永年被媒體描述為“備受中國高層重視的著名學者”。他本人并未直接證實相關細節,但談到向中國決策者建言時稱“領導人聽不聽不是我的責任,我的責任就是說真話”。

鄭永年說,他現在每個月來中國兩次做調研,可能比國內不少學者調研還要多。通過近距離觀察,鄭永年對解決中國問題有自己的視角。

鄭永年認為,當前中國要預防“明朝陷阱”,國家還沒有真正崛起就又封閉起來了。歷史上,中國從秦朝統一國家到漢唐,不僅在地域上大擴張,而且建立起當時最強大的政治體制,所建立的國家制度被西方稱為“開放的帝國”。而到明清,中國王朝變得越來越封閉,盡管在疆域方面有擴張,但在制度建設方面沒有什么創新,最終被近代西方所產生和發展起來的主權國家打敗。

“上世紀八九十年代,中國真的虛心好學,請進來走出去,與國際接軌。2008年以后,很多人驕傲起來,覺得中國了不起,西方不行了。這種封閉的心態是要不得的。中國人均GDP1萬美金都不到,中國最好的IT企業華為,40%供應還是靠美國。” 

責任編輯:李政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七位数摇奖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