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公網

大公報電子版
首頁 > 評論 > 大公評論 > 正文

?公務員“害群之馬”緣何越來越多?/方靖之

2020-01-24 04:23:53大公報
字號
放大
標準
分享

  “黑暴”已經不成氣候,但暴徒仍然不會收手,止暴儘管初見成效,但制亂恐怕仍是長路漫漫。泛暴派沒有再動員大規模暴亂的能力,“勇武派”被警方連番重創下潰不成軍,於是開始改變策略,不再硬碰硬,而改為成立不同界別的工會,一方面對準立法會及特首選委會選舉,另一方面為下一輪大規模的罷工作準備。

  然而,一般打工仔擔心工作不保,要投入工會策劃罷工總是有所顧忌,於是,手握鐵飯碗的公務員,出政府糧的社工、教師便成為罷工主力,公務員內部更不斷成立各個掛羊頭賣狗肉的工會,開宗明義就是為罷工而來。這些政府內鬼已經不只是與政府唱反調,拖止暴制亂后腿,而是公然策動反政府政治行動,要癱瘓政府以及社會運作,對於這些政府內鬼、“公務員敗類”,政府還要聽之任之嗎?

  日前《蘋果日報》就為一名所謂藝術工作者胡俊謙做了一個專訪。這個胡俊謙近日正籌辦“香港舞臺藝術從業員工會”,目標明確就是要策動“大三罷”。而胡俊謙在訪問中沒有表明他的職業,只說自己“從事藝術教育,收政府人工。”他更指自己“月入三萬多,在這一個行業,以我的資歷,算很難得”云云。原來,他現職嗇色園主辦可立小學戲劇協教導師,不單是收政府人工,更屬於教育工作者。

  既然他自己知道現時人工得來不易,理應盡心盡力教好學生,但他卻重政治多於教育,更親身參與暴亂。他在訪問時自稱是“第十七排的‘抗爭者’,出席次數頻密,但永遠不會站到最前。”不過,在暴亂中不論排在哪一排,在前在后,只要有份參與暴亂,都干犯了暴動罪,這個教師多次參與非法“抗爭”,已經值得教育局調查。而現在他不單參與違法抗爭,更要成立什麼“香港舞臺藝術從業員工會”,擺明車馬是為了搞罷工、為了搞政爭。這樣的工會根本是“假貨”,這樣的人更沒有資格做教育工作者。

  一邊反政府一邊賺公帑可恥

  全世界成立工會的目的,就是為了捍衛打工仔利益。但在這場“修例風波”中,泛暴派卻熱衷在不同界別成立工會,原因很簡單,就是要鉆制度空子,不斷發動支持者組織不同工會,一方面是要在勞工界功能組別選舉中“種票”,另一方面是為了發動罷工時出師有名。泛暴派成立工會,從來不是為了工人利益,恰恰相反這些工會就是要癱瘓社會,“攬炒”經濟,打爛打工仔飯碗,這些工會根本是在倒打工仔米。

  然而,泛暴派的居心早已路人皆見,所以他們在不同行業成立工會的反應并不理想,始終當前經濟已經陷入衰退,加上疫情衝擊,雙重夾擊之下結業潮、減薪潮、失業潮已經殺到埋身。不少打工仔都朝不保夕,自然不會傻到加入這些倒米工會。在當前的經濟環境下,只有手握鐵飯碗,吃裏扒外的公務員才夠膽出來搞工會、搞罷工。就如顏武周之流,本來現在正是勞工最需要幫助之時,他身為勞工處一級助理勞工事務主任,還負責勞資關係,本應是最繁忙之時,但他卻忙於搞工會,忙於配合泛暴派搞罷工,在政府內部搞串連,政府花這麼高的人工養這些人,就是用來反政府嗎?

  又如胡俊謙之流,囂張得直認自己多次參與非法“抗爭”,成立工會公然要搞“大三罷”,一邊在學校做導師賺取公帑,一邊卻在外部搞政治,其目的為何?就是公然挑戰政府、挑戰學校,他就是看準政府和學校投鼠忌器,不敢奈他何,所以夠膽公開自身的“勇武”身份。顏武周、胡俊謙之流的“政府內鬼”,不但可卑,更加可恨,不但違反公務員守則,更違背了人品底線。既然他們與政府勢不兩立,要與政府對抗到底,為什麼不辭職以明志?反而要留在政府反政府?說穿了,都是錢作怪,顏武周、胡俊謙之流出去搞政治,收入怎可與公務員相比?這些人既不肯放棄鐵飯碗,又沒有一絲職業道德,更要倒打一耙,靠害香港,其人品令人齒冷。

  但社會不禁要問,究竟是誰給了他們的膽量如此“食碗面反碗底”?其實正正是政府的縱容。教育局至今沒有懲處過一名違規、失德教師,令到“黃師”有恃無恐,才令到胡俊謙之流得寸進尺。公務員事務局至今沒有懲處過一名違反《公務員守則》的公務員,致使顏武周之流變本加厲。面對“修例風波”,政府對於自身的內鬼尚不能制,試問又如何集中力量平亂?這些“政府內鬼”大多有反心無反膽,但政府退讓了,他們就會進一步,不斷試探,只要政府肯嚴正紀律,懲治違規,嚴令公務員不能參與政治,否則立即開除,顏武周、胡俊謙之流還敢這樣囂張嗎? 資深評論員

相關內容

點擊排行

七位数摇奖机